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天地 > 正文

书法艺术与现代生活

来源: 日期:2017-7-10 9:50:06 人气:24 

书法艺术与现代生活

孙少龙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时代,工农业生产、商品交换、社会运行以及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同时,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变化和竞争的加剧给人们的心理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城市,楼房越来越高、住宅越来越大、马路越来越宽、车辆越来越多,伴随着物质至上和文化冷漠,人民的精神生活越来越贫乏、肤浅和枯萎,人们的信仰越来越淡漠,幸福感觉越来越迟钝。这种情况也在向乡村延伸着。

   人首先生活在自己的心灵世界中,当一个人的精神生活出现困惑时,他周边的物质世界包括他所拥有的物质财富对他自身的意义将变得模糊。

   在西方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思维方式的转变以及传统信仰的动摇,人们也曾遇到了这样的危机。面对这种危机,尼采指出:艺术是生命最强大的动力,生命通过艺术而自救。这样的观点也许有些夸大艺术的作用,但对于陷入精神困惑或追求精神生活的人来说,艺术的确是最好的慰藉和寄托,因为艺术审美是一种超功利、非概念、可以自主的精神活动,会引导人进入一种状态,一种境界,使人生充实、富有情趣。李泽厚说:“艺术作为时代生活的晴雨表,走在理论认识的前面… …从而它对于丰富人的心灵,便不是智力结构(认识)或意志结构(道德)所能替代或等同,它却可以帮助这两种心理结构的发展”。以美启真、以美储善既是每个人个体精神生活的需要,也是社会和谐、丰富、健康发展的需要。

   与其它艺术形式相比,书法的艺术性更为纯粹。她使绘画、建筑、雕塑等诉之于感知的色、线、形本身从物质对象世界中解放出来,以自身的自由组合而产生独立的审美效果。书法不涉及意识形态,形式简单、纯净、平凡,一如清澈的水。她以笔墨肇其天机,并不去模拟世间万象,而是以简洁且极富包孕性的线条墨痕布于无边的虚白里,让人驰骋遐想,“迷离苍茫的墨气,破纸而出,创化出一片生机玄妙的氛围(王岳川语)”。

   有人曾把书法和音乐比作东西方艺术之山的两座顶峰,丰子恺曾说书法和音乐是诉之于眼和耳的最纯正的艺术;更有人把书法作为中国文化和美学的核心。与作为时间艺术的音乐、戏曲、舞蹈、电影和作为空间艺术的绘画、雕塑、建筑相比,书法具有时间艺术和空间艺术的两重性。透过一件静态的书法作品,欣赏者可以看到笔锋运行的节奏,可以追溯到书家的创作过程,可以感受线条中生命的律动。

   书法是丰富的。

   肇生文字以来,从甲骨文而大小篆、汉隶、楷、行、草书,书家群星闪烁,书作异彩纷呈。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晋人书法的神韵、唐人书法的法度、宋人书法的意趣、元人书法的仪态以及明清以降书法风格的多元发展,形成了蔚为壮观的书法艺术宝库。每个时代的书法艺术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点,各具其美,且呈波浪式或轮回式发展。以魏碑为例,康有为变法受挫后,一段时间曾经潜心研究书法,著书立说,弘扬碑学,他认为魏碑书法有十美,即魄力雄强、气象浑穆、笔法跳跃、点划峻厚、意态奇异、精神飞动、兴趣酣足、骨法洞达、结构天成、血肉丰美。当时在康氏推动下,碑学复兴,一扫晚清甜媚、板滞的书学之风。改革开放以来,草书创作空前繁荣,也是生活节奏加快、人们思想活跃使然。

   书法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发展至今,即使在“文革”“除四旧”的运动中,书法也得以幸免。进入信息时代,书法的实用性受到很大影响,但其艺术价值更加突出,如果剔除由此带来的商业功利庸俗化延伸,书法的艺术性应该更加纯洁。

   审美是主客观的统一。在丰富多彩的书法世界中,每个学习者、创作者、欣赏者除了书法的艺术共性之外,都有自己的个性审美标准。艺术存在自有其存在理由和审美价值,无论是帖、碑、简、帛,无论是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赵孟頫,都有大量的追随者,这是艺术生命力的体现,也是艺术发展的动力,而书法的多元化发展,也有利于形成丰富多彩的艺术大观。

   书法是神奇的。

   书法的神奇在于她是有生命的。灵动的线条,奇妙的结构,丰富的神韵,以及由此表现出创作者的生命状态、精神境界和创作过程无不呈现神奇。如《兰亭序》书写了王羲之在暮春之初,与好友相聚于茂林之间、曲水之畔,仰观宇宙,俯察万物,敞开胸襟,感慨人生的情怀,全篇笔墨情调疏朗,神气洞达,变化万千。《祭侄文稿》是颜真卿祭奠为国捐躯的爱侄所书文稿,字里行间流露出颜氏沉郁顿挫、忠义愤发的情怀,可以窥见其情绪悲伤、精神恍惚、信笔而书的创作状态,整篇文稿体现了痛彻心扉的悲壮之美,今之览者,也不禁触目感伤。《寒食帖》系苏轼因“乌台诗案”遭贬谪居黄州时所书,该帖字型温润,率真自然,高雅醇厚,体现了苏氏在经历人生大起大落之后,面对凄苦生活的那份散淡,散发着“读书万卷始通神”的书卷气息。这些名帖背后创作者的千种情怀、万般滋味,都需要学习者、欣赏者用心灵去感受。

   毕加索、米罗等许多西方艺术大家都曾经学习中国书法,那些书法世界中“天人合一”、“计白当黑”、“道法自然”的哲学理念,对他们自身的艺术创作形成影响,毕加索甚至说如果他生在中国,他将会是一个书法家而不是画家。被毕加索称为20世纪最伟大画家的法国巴尔蒂斯则认为,中国书法代表一种艺术的最高水平和完美境界,包含一切艺术的基本规律。至于中国书法流传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其它国家后形成的巨大影响,无一不说明书法这一独特艺术的神奇魅力。

   书法是平淡的。

   书法艺术的境界和其它艺术一样,如苏东坡所言: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翁方纲说:书,小技也。在书法发展史上,从来没有专业的书法家,书法即使对于每个书法大家来说也都是“业余为之”。正是在这种“业余”的心态下,每每不经意间创作出流传千古的艺术神品。当今书法创作和欣赏也应该学习古人,平淡为之。书家一写技巧,二写学养,三写境界,所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积学大儒,必具神秀”,都是这个道理。

   书法属于人民,是最贴近生活的艺术形式之一。在我们每个人文字启蒙的第一天起,我们实际上就开始感知汉文字的结构、造型之美;当我们第一次拿起笔写字时,我们也都有一种把字写好、写美的愿望。当我们看到其他人优美的字迹或书法作品时,总会引起某种视觉愉悦。如果我们在欣赏之余,静下心来,伏案学习临帖,尝试创作,则更能体味笔墨情趣,解读艺术语言。

   书法是实用的。

   商场、饭店如悬挂书法匾额和其它形制的书法作品,则会增加现代商业设施的传统文化气氛,触动人们的文化归属感,也许会使经营者和消费者从审美角度隐约移情到“儒商”,联想到诚信;学校如悬挂书法匾额和其它形制的书法作品,则会对师生起到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如南怀瑾老师所言,使“文”真正能“化”;医院悬挂书法匾额和其它形制的书法作品,会使患者比看到单一生硬的美术字更能体味到医疗之外的人文关怀… …至于宗教场所、风景区、公园等,更是需要书法匾额和对联点睛,使自然景观、建筑和人文艺术相得益彰,别有情趣。用书法作品装点居室和办公场所是当今装饰的一大特点,体现了人们对文化艺术的追求,隽永的诗词文章、深刻的箴言警句以书法形式展现于壁,可衬托出主人的风雅,使整个空间顿生神采。

   当今的书法专业化趋向和一些书家提倡的“艺术书法”、“现代书法”使书法艺术更加丰富,但民间书法既是艺术繁荣的基础,更有普遍的教化和审美功能。民间不等于粗野,魏碑就是明证;通俗而不庸俗,这却是当今书法艺术发展的难点。所以书法家、学习者和欣赏者都应该不断提升审美情趣,发掘更高更深的书法艺术内涵,共同丰富和愉悦我们的精神生活。

上一篇: 米芾书法家
网站首页 |  协会领导 |  协会机构 |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工作职责 |  申请入会 |